<ruby id="dz1j9"><meter id="dz1j9"><strike id="dz1j9"></strike></meter></ruby>

    <pre id="dz1j9"><nobr id="dz1j9"><noframes id="dz1j9"><ruby id="dz1j9"></ruby>
    <video id="dz1j9"><meter id="dz1j9"><nobr id="dz1j9"></nobr></meter></video>

    <mark id="dz1j9"><meter id="dz1j9"></meter></mark>
    歡迎光臨中國鰻魚網

    豆粕短期紛擾中暗藏利多支撐


    進入3月以來,隨著新冠疫情在海外持續蔓延,主產國的疫情對物流運輸和春耕的影響、原油價格暴跌對美豆粕需求的間接推動等因素形成共振,國內豆粕市場連續釋放多頭動能。而在4月的第一個交易日,受累于中國同意恢復從加拿大進口菜籽的傳言影響,粕類價格迅速回落,回吐前期漲幅。筆者認為,在下游養殖需求正式啟動之前,影響粕類價格的核心矛盾還看供給端,中長期來看北美天氣升水和南美運力隱憂仍將為豆粕價格提供支撐。

    南美豐產前景難料,北美種植意向偏低
    從南美大豆播種以來,市場普遍預期新年度將是創紀錄的豐產之年,2019/20年度巴西和阿根廷大豆的合計產量預估最初為1.83億噸(1.28億噸+5500萬噸),較2018/19年度的產量合計1.736億噸增加了5.4%。但2月中旬以來的持續干旱使得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產量遭受了不可逆轉的損失。以巴西大豆主產洲南里奧格蘭德為例,該州最初的大豆產量預估為1950萬噸,但目前卻僅為900-1000萬噸,下降比例約為50%。目前,布宜諾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將巴西大豆和阿根廷大豆的產量分別下調為1.2億噸和4950萬噸,合計為1.695億噸,較上年度預計減產410萬噸。

    3月31日美國農業部一季度種植意向報告的公布,北美新季作物年度也拉開了序幕。報告中對于大豆意向播種面積的預估為8351萬英畝,雖然較去年同期高出近10%,但仍較展望論壇和市場預期偏低。同時,該報告的調研期為3月初,因而暫未將3月中下旬原油和乙醇價格的暴跌影響考慮在內,這或將使得玉米的實際播種意愿和播種面積下降,轉而流向大豆、高粱和其他經濟作物,后期美豆的播種面積或有進一步增加的可能。

    美豆春播臨近,天氣關注升溫
    美國中西部播種季啟動在即,2019年的春播異常依然歷歷在目。2019年4-6月的美豆播種窗口期,美國大豆主產區的降水量接近歷史高位且雨期長達4-6周,受洪澇影響,2019年美國大豆的棄種面積達到180萬公頃,并且造成了大豆生長進度的滯后,最終使得大豆產量下降了22.8%。而今年,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大氣局(NOAA)于3月19日發布的春季洪水展望報告顯示,美國北部平原到墨西哥灣沿海的23個州將大概率遭遇春季洪水,中西部大部分地區的降雨量可能高于正常水平。這一墑情預測對于大豆種植面積和產量的影響尚難以精準預估,具體有賴于北部地區播種的推遲程度。鑒于玉米播種在前,降水過多對于玉米種植的推遲或將使得農民轉而增加大豆種植,但如果天公不作美,降水的長時間持續也將帶來2019年情景重演的可能。在2019年的記憶尚未退卻的情況下,美國農戶將大概率對墑情影響產生預期和提前防護,棄種面積或將減少,但市場對于天氣的關注則將更為敏感。2020年美國農戶面臨著的將是一個形勢更為復雜的春播季,在墑情威脅之外,來自新冠疫情對春播物資短缺、種植成本上升以及資金壓力等等的挑戰都將對其種植選擇產生影響。

    南美疫情持續,供應鏈隱憂暗藏
    豆粕價格本輪拉漲的主要動力即來自于南美因疫情防控而導致的港口物流受限,國內油廠因缺口而主動停機,豆粕庫存維持歷史低位。但從目前大豆的進口情況來看,未來一段時間內國內缺豆的現象不僅將得到緩解,同時短期內或將帶來一定的供應壓力。截至4月1日,巴西所有港口對華大豆排船量達到981.6萬噸,港口已裝出大豆總量為1000.325萬噸,同比增長30.7%,4月國內進口大豆的到港量預計為700萬噸,5-6月份的到港量平均或將達到900萬噸。

    巴西港口的物流與裝船并不是供應鏈上最大的擔憂,疫情帶來的威脅更多的將體現于巴西的疫情防控與國內物流運輸的影響上。截至當地時間4月6日,巴西全國確診病例突破1.2萬例,成為南美洲疫情受災國之首。巴西傳染病專家預測,巴西疫情的高峰期或將于4-5月間到來,而此時也正處于大豆上市的高峰期。根據巴西NYC&Logistica公司的數據預測顯示,受疫情影響,巴西卡車的運輸量下降了26%,拖運谷物的卡車數量下降了11%,而谷物的運輸成本則上漲了10.5%。巴西國內的運力緊張與大豆上市的高峰期疊加或將為后期的大豆供應鏈埋下隱憂,巨量大豆進口能否實現仍需保持關注,但運輸成本的上升或將在后期為大豆和豆粕價格提供一定的支撐。

    綜合來看,隨著南美封港運力的逐漸恢復,大豆供應壓力將有所緩解,短期內市場更為關心的將是接下來巴西大豆的巨量排港和裝船是否會兌現為我國大豆市場的供應壓力。若將目光放眼產量,在下游養殖需求正式啟動之前,影響豆粕價格的核心矛盾還看供給端,在南美大豆或將減產的預期下,市場關注的焦點將逐漸轉移為北美天氣與南美運輸情況,長期來看北美天氣升水和南美運力隱憂仍將為豆粕價格提供支撐。

    国产一级黄色网站

    <ruby id="dz1j9"><meter id="dz1j9"><strike id="dz1j9"></strike></meter></ruby>

      <pre id="dz1j9"><nobr id="dz1j9"><noframes id="dz1j9"><ruby id="dz1j9"></ruby>
      <video id="dz1j9"><meter id="dz1j9"><nobr id="dz1j9"></nobr></meter></video>

      <mark id="dz1j9"><meter id="dz1j9"></meter></mark>